中国人民大学新生感悟:我要一步一个脚印,走出自己的大学之路!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郑大教务在线_万里学院教务网_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务处成都中医药
阅读模式

唐宁馨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现为中国人民大学人文科学试验班2019级新生。入学以来,她加入了校学生会基层就业部,历史学院辩论队、话剧团、FACES等社团。

一步一个脚印走出自己的大学之路

新生报到时第一次从西门进入人大校园的时候,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的心情,那就是——“感慨万千”。明德广场上红色的迎新帐篷围成一圈,簇拥着广场中间红色的舞台,舞台背板上面醒目地写着两行大字:“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人大”。

回想在六月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才刚刚来过这里。彼时,我是隔壁中学的毕业生,对这里,陌生而好奇。现在,我以一个人大学生的身份站在气派的明德楼前,以这里一份子的身份站立在校园里。这里的一切,不熟悉但很亲切。我在心中反反复复默念:“爱她,全心全意地”。

考古:“梦想”与“爱”

人大有很多“王牌专业”:新闻、金融、法律等等,但是以上这些,我通通不感兴趣。高考结束后,在咨询和填志愿的时候,我放弃了本可以报的那些热门专业,毅然决然地进入人文科学试验班,坚守初衷来到历史学院,目的就是想学喜欢的考古专业。

诚然,考古学的书我读得不多,学科基础可能也比不上自主招生进来的同学们,但我凭着那颗好奇心,想对“梦想”与“爱”给出自己最明确的定义和最犀利的说明。 我爱考古,爱在看似寻常的地层里掘出千年的遗迹,在支离破碎的文物中找寻历史的蛛丝马迹,从沉默的证据中“审问”出不为人知的秘密。

人大的考古系很年轻,在开学前,我确实曾担心这里满足不了我的憧憬,但事实证明,我多虑了。历史学院给了我无限的惊喜和感动,从院里的老师,到各类活动和课程,无一不让我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幸福地吸取营养。

在学院带着我们参观国博,并请专业讲解员展开一件件文物背后故事的时候;在考古学导论课上,老师放上一张张真实照片的时候;在学院外出现场教学,在殷墟目睹一处处穿越光阴的墓葬坑的时候;在师兄师姐考古实习,在朋友圈和推送里大肆怀念和直抒胸臆的时候,我心里是说不出的激动、羡慕和期盼。我听得入了迷,争分夺秒地记录,不愿意移开目光。

考古,乃至整个历史学,都是不完全被人了解、并不被大多数人所追逐的。但我安于这一隅鲜为人知的角落,这里自有属于我放肆成长、释放热爱的天空。

话剧与辩论——“我愿意”

上大学以后,课余活动成为了大家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吸取众多“过来人”的劝告,我没有一股脑加入太多社团和组织,只选择了几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因为它们值得。

话剧团的训练要占据周日一整天的时间,但这一天的时间却是我每周最享受且期盼的7小时。幸运如我,对话剧表演有着一腔热血,来到了在众高校中几乎是最高水准的话剧团。在此之前,我从未如此深刻地体会过表演背后诸多能力的储备。师兄师姐带着我们训练,每一个“游戏”或项目的背后是他们为了提高成员演技的良苦用心。他们甚至还请来了中戏的老师进行指导。跟随这样专业的老师学习话剧表演让我受宠若惊,仿佛窥探到天机的孩子,唯有加倍付出努力练习才能对得起这样的资源和机会。

辩论也是我无法舍弃的爱好,尽管备论要占据许多的时间甚至熬夜,但这些都在辩论场上的唇枪舌剑中为我们增加了底气。上大学前我没少接触辩论,但是进了学院的辩论队以后,我才在师兄师姐的帮助与训练下掌握了从出论到准备攻防的一系列技巧,换句话说,自此才开始“上道”。有时在阳光地带和其他队员讨论的时候,总能看见周围邻桌,许多同学也在干着一样的事,有的人甚至就在讨论我们正在准备或者曾经打过的辩题,智慧的火花在碰撞中熠熠生辉。

我佩服那些一直坚守到大三大四的师兄师姐,他们不谈毅力、不谈辛苦,只是因为热爱,所以愿意,所以付出。有个师姐说得好:“时间总是有的,关键在于你愿不愿意为之有所舍弃”。

我知道自己还年轻,还天真无知,但我在心中对热爱的辩论表白:“我愿意。”

有趣而真诚,热忱而鲜活

人大人的温暖总是让我感动。也许上了大学、走向独立,明白了周围不再会有如父母一样无条件的给予、如中小学老师一样保护的羽翼以后,突然就明白了不能简单的、理所当然地接受别人对你的好,而是要学会感激。

感激我的室友,她们是慢热但温柔的妹子,我们谈天说地、小组合作、八卦吐槽……

感激我的老师,细致入微地关心我们的学习和生活,尽心设计出有趣且收获满满的活动;总是在我困惑或苦恼的时候,给出建议,既不强制采纳,也不冷眼旁观。

感激那些师兄师姐,在我一次次无助的时候施以援手,不计回报也不厌其烦。

入学前,曾听人用“刻板”“无趣”“端着架子”等等偏见之语评述人大人这个群体。然而百闻不如一见, 事实证明,这里的人,有趣而真诚,热忱而鲜活。

一步一个脚印,走向大学之路

上了大学,并不是没有彷徨、怀疑、迷惘,并不是一入学就如鱼得水,也并不是没有失败、挫折、不如意等等。直到现在,我也尚未全然清楚自己该走哪条路、该定什么样的目标、该做哪些事,甚至以后该从事什么样的工作。但我并不担忧,因为离开了高中,脱离一心备考、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学习模式,脱离被父母、老师包围庇护的生活,我们总要经历痛苦而有意义的蜕变。有一点是肯定的, 我们都怀着一颗向好之心,都想要变成更优秀的人,都想要活出自己理想的样子。此时的我们不必心急,只需一步一个脚印,耐心地,永远热切地,走出自己逐渐清晰而光明的大学之路。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阳光招生 图片 / 唐宁馨 排版 / 崔凌云 赵裕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