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海村民走上中国人民大学讲堂 分享艺术带来的“蝶变”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郑大教务在线_万里学院教务网_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务处成都中医药
阅读模式

未来网高校频道12月12日讯(记者 杨子健 通讯员 侯智)“我觉得艺术可以把村庄变得更美,让村民变得更幸福。”“艺术让我萌发了把老屋变成酒吧的创意,乡村振兴就是既保护老屋又有钱赚。”“通过艺术激发我们每个村民的创造力,用自己的双手建设自己的村庄。”……12月12日上午,浙江省宁海县葛家村10位村民艺术家,走进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讲堂,用自己亲身经历给大学生“上课”,分享他们对艺术、对设计振兴乡村的体会和理解。

这次名为宁海葛家村村民中国人民大学感恩之旅、汇报之行的课堂,吸引了中国人民大学艺术设计系研究生、农发学院研究生、艺术设计系本科生50余名师生的踊跃参与。课堂上,十位村民或分享经验或现场制作,汇报葛家村的进展和他们对艺术振兴乡村的朴素思考,并与中国人民大学的学生们进行了设计方案的讨论。中国人民大学的相关教授也就葛家村艺术振兴乡村与国家乡村振兴总要求进行了深入交流。最后,村民们还向中国人民大学赠送了他们创作的“人大椅”、竹灯等文创作品。由中国人民大学丛志强、段红娇对葛家村艺术振兴乡村实践进行理论、方法、流程、案例进行反思与总结形成的专著《因它而美》也正式发行。

原先,政府大包大揽的方式,产生了政府干、村民看的现象;同时,规划设计千村一面,投入大、成本高,村民却不买账。如何让村庄从洁化、美化,向特色化、艺术化转变,既提升村庄品味,又激发村民主体意识,推动农村深层次的变革?

为此,一场“艺术试验”在宁海的一个小山村开展。据了解,今年4月,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丛志强副教授和他的研究生赵宏伊、张振馨、张莉苑带着设计激发村民内生动力的研究目的走进宁海大佳何镇葛家村。数月之后,葛家村村民的观念、主动性、创造性与公共精神得到极大提升,干群关系、邻里关系得到极大改善,葛家村从原先默默无闻的小山村变成全国闻名的“网红村”,葛家村成为了浙江省美丽乡村美育村(社区)试点单位,成为了2020年度浙江省级美丽宜居示范村创建村。为了表达对中国人民大学、对艺术学院、对丛志强教授的感激和感恩之情,葛家村村民还自发将村里的一条道路命名为“教授路”,还创作了《村里来了艺术家》、《我们走在教授路上》等歌曲进行传唱。

“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做玩具上瘾了,一吃完饭就想做玩具,别的什么都不想做,现在我老公也跟着做起毛竹一类的竹制品。”葛家村试验的成功,坚定了村民走艺术振兴乡村道路的信心。课堂上,村民袁小仙娓娓道来,一开始和其他村民一样,对中国人民大学丛教授等人抱着怀疑的想法,甚至认为他们是骗子。后来在丛教授和学生的指导下,完成了第一个布艺作品后,便着了魔一样,一发不可收拾,早上卖完早点,空下来就思考做“艺术品”,有时做到凌晨二三点,两个多月时间,布艺十二生肖等四十个布艺作品横空出世,加上他老公的竹制品,如今,袁小仙的家,被命名为粉小仙手工艺馆,俨然成了毛绒玩具和竹编工艺品的展示厅,葛家村的网红打卡地。

一次艺术的激发,不仅带来了村庄的大变样,也催发了基层工作理念的转变。党员干部不再大包大揽,而是引导村民根据每个村庄的资源禀赋,因地制宜打造美丽乡村。党员干部和村民一起就地取材,自己动手在村里修建美术馆、画院、手工艺馆、村庄公园、儿童乐园、休闲竹椅、凉亭等,既提升了村民对个体价值与乡土文化的自信,又提升了村庄的公共性与现代性。

村民葛万永的第一个代表作是桂语茶院。在丛教授等指导下,他在自家院子的大桂花下做了一个可以喝茶聊天的小茶坛,院子里还做了一个枯山水景观空间。“来观看的客人是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全国各地的都有。”葛万永自豪地说。后来,村里成立了7支艺工队,他作为其中一组的组长,带着组员还打造了桂王院、玉兰院、四君子院等艺术共享空间。近日,他们被其他地方的村庄邀请,上门帮忙设计和施工,每天的工钱超过400元。

葛品高,既是村干部,也是村里在外创业的乡贤。在葛家村二期艺术振兴乡村建设中,他看到自己家的老宅子多年未见修复,下雨天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就萌生出改造老宅的想法。在和丛教授一番探讨后,初步商定改造成一个私人藏酒馆,取名为酒香别苑。后来,机缘巧合,葛品高的一个朋友在县城开酒吧,启发了他开乡间酒吧的想法。说干就干,一番捯饬后,破败老宅变身“仙人掌”酒吧,开业至今4个月,国庆节假日期间净收入上万元,平常时间每月也有六七千元收入,保住了老屋又可赚钱,一举两得。

“这是一次感恩之旅,也是一次汇报之旅。中国人民大学的师生们用艺术‘点亮’了我们葛家村,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感恩的心走进中国人民大学讲堂,以我们的亲身经历,切身体会,与师生们共享我们的收获。”葛家村党支部书记葛海峰介绍,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团队彻底激发了村民的内生动力,持续不断地用艺术改造着村子。这些天在一个正在拆迁的村,村民们主动自发,纷纷开着宝马车、皮卡车、拖拉机把废旧缸、酒瓶等拉回村里来,商量着改造成“艺术品”,做一条可以供游客参观且有乡村记忆的景观路。

“葛家村村民的艺术成长是通过艺术和村民的生产生活的融合,这是一条艺术振兴乡村的有益路径。”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郑水泉说道。这也让村民在艺术振兴乡村里找到主角位置,改变了很多地方出现的“政府干、村民看”的现象,激活村民内生动力,从而在振兴乡村这个系统工程中发挥大能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