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一导师举报学生涉嫌剽窃论文―高校科技―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郑大教务在线_万里学院教务网_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务处成都中医药
阅读模式

  多所学校“中招”

  在进一步的调查中,李先华和同事王朔中教授发现师彪的简历也存在很多疑点,经过电话联系和网络检索,他查明师彪并未在自己声称的中科院声学所北海站工作过,该所也没有名叫师彪的高级工程师。震惊之下,李先华向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某负责人杨明(化名)反映此事,要求处理师彪,并要求将“因学术不端退学”记入师彪档案,但杨明以师彪系少数民族、“要给出路”为由拒绝,最终,师彪以自动退学处理,获得“轻判”。

  按照李先华的陈述,他认为杨明在师彪造假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在整个事件中应负有直接和主要的责任。因为这让上海大学不仅失去了主动处理师彪的最佳机会,还使其肆无忌惮的大规模学术造假得以继续,以至不可收拾。

  因为师彪并没有被注明“因学术不端退学”,李先华认为这样的“轻判”相当于上海大学变相认可了师彪的上述行为。

  《中国科学报》记者联系到2007年入站、同样师从李先华的博士后常静,试图了解师彪当时在学校的情况。对此,常静表示:“李老师的学生都在一个实验室里工作,但是师彪不坐班。大家和他都没有什么接触。从第一次在李老师办公室里见到他,到他离开学校,就只见过一两次而已,没说过什么话。”

  常静也参与了师彪学术不端事件的处理过程。常静提供了一封自己发给师彪的邮件,邮件写道:“有关专利的事情还请你配合处理一下,之前由于得不到你的配合,我们无法向国家专利局申请取消那些你署名的专利,结果最近批下来一个以你为第一作者的‘沪东大裂谷’的专利。如果事态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将会给学校和李老师造成进一步的影响。所以最好希望我们能通过协商的方式来解决问题,防止事态进一步扩大,否则将不可避免走向司法程序。”

  李先华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强调,对于师彪的种种学术不端行为,“我和我的研究团队从未签字、支持、推荐、资助过,相关论文内容与我们的研究课题无关,导师及其研究中心也从未因师彪的学术不端行为而获益”。

  他认为,师彪剽窃论文具有时间短(一年半)、数量大(剽窃他人和导师论文数十篇)、无所顾忌的特点。但杨明对于师彪学术不端的处理仅仅是退学,令他感到失望。

  因为杨明和师彪的行为,李先华认为,自己也受到“反噬”。2009年7月,他被杨明要求退休,将2008年招收的博士生、硕士生交出并停止下一年招收研究生。李先华称,杨明给出的理由是“学生学术不端,导师难逃干系”。

  李先华开始多次联系“受害”单位西安理工大学和宁夏大学,告知对方师彪存在简历涉嫌造假、学术不端的情况,希望对方严肃处理,撤销师彪的博士学位。李先华称,近日,西安理工大学纪委通知他已经完成全部调查工作,马上就要上会处理。“西安理工方面称,因为上海大学的原因,他们之前没有怀疑师彪的身份。”“宁夏大学方面告诉我,目前已经收回分给师彪的住房,他们正在等待西安理工大学的调查结果,以便进行进一步处理。”

  调查结果仍未公布

  《中国科学报》记者辗转获得的一份盖有公章的《西安理工大学毕业博士研究生就业推荐表》显示,师彪在简历中仍然声称,自己曾经于1999年7月~2008年8月间,在中科院某研究站工作,却对自己于2007~2008年在上海大学就读博士的经历只字不提。

  9月17日,《中国科学报》记者联系到中科院声学所北海站人事处,负责人刘好春明确向记者表示,他们之前也接到过西安理工大学、宁夏大学相关人员的核实要求,经调查“他根本没有在北海站工作过”。此前,西安理工大学来该站调查时,拿过来的写有师彪在北海站工作过的档案中所盖的单位公章,“明显和(我们站的)公章不符”。

  对于目前各学校对于李先华举报的情况是否已经有结果,近日,《中国科学报》记者就此联系了各高校相关部门。

  西安理工大学纪委的相关工作人员向《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就师彪的问题,现在该校学位管理办公室正在调查,预计这个学期会出调查结果,如果发现档案伪造属实,可能驳回博士学位。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由于事件在调查之中,不方便透露导师姓名和联系方式,对于师彪已发表的学术作品也表示不清楚。

  西安理工大学学位管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则表示,这个事是由纪委牵头在做,“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也不便透露”。

  《中国科学报》记者试图联系师彪在西安理工大学时候的导师李郁侠教授,但对方明确表示,就此事“我不接受采访”。

  宁夏大学土木与水利工程学院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向《中国科学报》记者确认,师彪的确是该学院副教授,“但是这学期没课,平时都不来学校,我们院办也找不到他”。

  宁夏大学人事处的男性工作人员则向记者表示,关于师彪的问题,目前学校仍在调查中,“但是我们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中国科学报》记者通过宁夏大学土木与水利工程学院辗转得到师彪的手机号码。一名自称师彪家人的女士在听明记者采访意图后表示,师彪经常不带手机出去,“他很忙经常找不到”。时隔一天,记者再度拨打该电话,但该女子仍称:“师彪老师很忙,他就不接受采访了。”

  对于杨明是否在师彪的处理上存在责任,《中国科学报》记者致电上海大学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其工作人员表示,杨明已经在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退休,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