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富豪教授”未过考核 考研名师提前下岗 新浪教育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郑大教务在线_万里学院教务网_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务处成都中医药
阅读模式

   考研名师 富豪教授

  提起“包仁”的名字,参加过研究生考试的学生几乎都知道。据了解,包老师在考研圈中人气极旺,同时兼任5个主流考研学校的授课老师,在业内甚至被推为考研辅导的“四大名捕”之一。

  “他以前一礼拜就来一两次,人家外头有活儿。”人大经济学院办公室的一位女士漫不经心地说。

  这里所谓的“活”,其实院里的人也都清楚,就是在外上课。他在外面的收入,是学校开出工资的几十倍。

  考研学校给老师提供的上课费是相当惊人的,动辄达到上万元,尤其是暑期高峰阶段,可谓“日进斗金”。目前的考研辅导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只有请到名师,才能招来学生,因此,考研辅导班在讲课费上也都不惜血本。

  连年的辅导下来,包老师早已经开上了“大奔”来学校上课。据这位经济学院的女士透露,包老师住在世纪城,而世纪城的房价均价已经达到了6000多元/平方米,这是普通老师望尘莫及的。

  没有人能清楚地计算出包老师在外兼职的收入,更何况他兼任多家考研学校的教师。但据业内人士估计,每年单个考研学校对他个人的报酬都在10万元以上。再加上编辑考研辅导教材,如果以版税来衡量的话,收入也在30万元以上。

   考核没过 提前退休

  记者咨询了人大经济学院某位教授,得到的答复是,“包仁今年没有通过学校对教师的考核,因此,他主动申请退休了。”

  该考核包括学术科研项目、发表论文情况、授课数量以及学生反馈等指标。人大自3年前开始实施对老师的考核,去年对考核标准进行了修订。到目前为止,没有通过考核的人并不鲜见。

  “工龄够了,人家不愿意干了,国家有政策。”经济学院办公室回应。

  据了解,包老师今年只有51岁,正是年富力强的年龄。

  在退休前,包仁虽然在外界声名显赫,但在学校里一直没有晋级为正教授。不过在对外宣传的口径上,各考研班都以“人大教授”冠之,这也确有一些夸大之嫌。

  记者查询了人大科研处列出的全校所有教师的科研活动,包老师是应用经济研究室的老师,在他的名下,承担的科研项目是空白。

  据校方讲,学校对于未通过考核的教师有“低聘”一说,这意味着教授被降为副教授,副教授被降为讲师,直至最后被淘汰到行政序列。

  当被问及是否真有被“低聘”的教师时,档案学院的张辑哲教授表示:“有。”

  今年刚刚留校的孟繁颖也承认,在考核中,确实有一部分老师被低聘了。她同时强调:“人大的考核体系是北京市最科学规范的。”

  记者采访了上过包老师一门课的经济学院学生。她告诉记者,在一个学期中,包仁曾经3次耽误上课,但都找了研究生或朋友代课。

  至于他因为什么耽误了上课,人们不得而知。

   金字招牌 退休更忙

  记者咨询了几家大型的考研学校,包老师的课已经被排到了2005年。

  在各种宣传海报上,包老师的名字依然具有强大的号召力。记者找到了位于人大附近的某考研辅导班报名处,随机询问了几位报名的学生,说到政治一科,都是慕包老师之名而来。

  值得推敲的是,各个考研辅导班现在打出的广告,依然称包老师为“人大经济学院教授”,这样的提法就有待商榷了。短短8个字,有极高的无形资产价值,使教师本身的品牌效应被相应放大了。

  中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终身教授制度,一旦退休,就不再是教授。但在职务之外,还有一个职称的说法,教授本身又是一种职称,而职称是可以享受终生的。考研班恰恰抓住了空子,仍然大打人大教授牌。

   考研市场打造富翁教授

  包老师只是整个北京高校的一个缩影,相当一部分高校教师已经将兼职作为了主营业务。而这一切都是“考试经济”的衍生产品。

  研究生扩招,带来了考研市场的火爆,数学、英语、政治等学科的老师立刻找到了发挥余热的战场;司法资格考试的火爆,带动了法学院教师空前的兼职热情;注册会计师考试的火爆,为经济学院和管理学院的教师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兼职舞台。

  据不完全统计,以考试辅导为主业的老师已经达几百人,在北京高校里形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京城几大考研名校,导航、领航、启航、海文,每年的辅导班人数都达到几万人,在考研市场的日渐成熟中,也造就了几位富翁教授。据内部人士透露,在考研培训的旺季,他们的月收入可以达到十几万元。

  记者采访了另一位人大经济学院上过包老师课的学生。他表示,包仁的讲课水平是不容置疑的,即使担任多门学科的教学工作也可以不经过准备上来就讲。

  这群被戏称为“辅导族”的教师没有人置疑他们的教学能力,否则,也不可能在考研界赢得如此声望和地位。

  长久以来,辅导族占了学校的编制,但并不能充分发挥作用,学校因编制所限,又无法引进新的人才,这着实令校领导头疼。

   事件观察

   我们并不拒绝富翁教授

  前几天,在大学校长论坛上,北京邮电大学校长笑呵呵地告诉记者,北邮已经出了好几位千万富翁教授了,立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几位教授将自己的科研成果入股了企业,企业依托科研成果迅速成长,从而使这几位教授手中的股票节节攀升,以至于达到了上千万。

  这样的富翁教授不但不应该抵制,更应该提倡,中国恰恰需要这样的富翁教授。而像包老师这样的富翁教授,却不宜提倡,因为他荒废了作为教师的本职工作。

  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承担着两项重要的工作:教学和科研。所有的安排都要以这两件事为中心。就如同北邮教授一样,通过自己的本职工作致富。

  我们不拒绝富翁教授,同样不拒绝富翁“辅导族”,但切莫将二者混淆起来,如果你被考研市场所吸引,甚至将其作为一种事业,都未尝不可。正如北京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胡大源所指出的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这是个人的事情。但同时,学校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如果觉得这位老师并不能给学校带来足够的价值,就可以不再雇佣他。

  如果选择了做考研辅导,就应该退出学校,专心搞辅导,否则,一心两用,必然会耽误自己在大学课堂里的学生。这样做,对本校学生是不公平的。

  虽然目前的考核体系还存在诸多的问题,但我们仍然要为人大的考核制度喝彩!(李海)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 新浪招聘 新浪留学 、 出国

   欢迎进入职场论坛: 职场经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