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雪地裸跑,5岁开飞机,11岁拿大专文凭!这位家长的教育服不?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郑大教务在线_万里学院教务网_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务处成都中医药
阅读模式

18门课程,平均70.3分,其中三门60分,压线通过……乍一看,在众多 南京大学自考生 中,这位销售管理专业学生成绩平平无奇。

然而,审核人员却吃惊得打电话再三确认,因为成绩单的主人是一位 11岁的南京男孩 。

12月2日,何宜德通过江苏省教育考试院审核。从2017年4月报考至今,历时两年半,他成为 自考史上年龄最小的大专毕业生 。

拿到自考专科预审通过单的何宜德

何宜德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身份——“裸跑弟”多多: 3岁雪地裸跑;4岁独自驾驶帆船出海;5岁开飞机;6岁写自传;7岁徒步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9岁小学毕业 ……这是人称“鹰爸”的何烈胜,为儿子实现的暴风成长。

听从父亲的执念,创造前所未有的纪录,在何宜德过去11年的成长历程中,变成一份寻常。而他面前,那个捉摸不透的父亲,正试图将他打造为一个不寻常的教育样本。

备考

“我未来想当一名企业家,现在要为这个目标做准备。”笃定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这是一个在镁光灯下长大的孩子。1米6的个头、稚嫩的脸庞、有礼貌地微笑、娴熟地应答,面对记者时,何宜德透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与老练。

此时,我们坐在“鹰爸公学”二楼的自习教室内。 去年,“鹰爸公学”因不符合资质、被有关部门叫停后,这幢两层建筑人员稀少。何宜德成为唯一仍在这里“上学”的孩子。过去的两年半,白天的大部分时间,他一个人在自习室度过。

何宜德的自习书桌

何宜德的课程表

一张排得满满当当的课程表贴在他的书桌上:每天早上6点起床,8点起到晚上8点半,一共10节课,中间穿插着两场体育训练。事实上,何宜德的每节课都在自学——看书、看网课、背重点内容、做历年真题和试卷。

尽管走出了校园,他的 备考方式却和应试教育下的学习方法如出一辙 。《消费心理学》、《企业管理概论》、《商务交流》……20多本大学专业教材被他勾划得线圈交错。为了攻克下《概率论与数理统计》这座“大山”,刚小学毕业的他跟着家教,恶补初高中数学知识。“劳资矛盾”、“销售成长率”……在辅导教师的帮助下,他用自己的方式尝试理解着这些遥远又陌生的词汇。

11岁的何宜德在啃着和他年龄明显不符的《人员素质测评理论与方法》

“ 每天起得早,很难受,有些又看不懂,我恨不得坐着闭眼睡觉 。”何宜德说,这期间,自己无数次累得学不动,“只能洗把脸,走一走,再回来接着看。”

去年,玩滑板时意外摔倒,何宜德左腿骨折,可他仍坚持躺在床上看书,坐着轮椅参加考试。“他几乎每天都能按照课表完成自学进度。”辅导教师项老师评价, 何宜德的自律与定力远胜同龄人,甚至是许多成年人 。

而这,可能来自父亲从小对他进行的“鹰式教育”。

苦头

当幼鹰足够大时,老鹰会把它们推下山崖。往谷底坠下的时刻,幼鹰会拼命地拍打翅膀,也从此掌握了生存的本领——飞翔。何烈胜笃信这种“鹰式教育”理念。过去11年,在儿子的教育上,他始终扮演着狠心的“鹰爸”。

而他之所以成为“鹰爸”,要从儿子的艰难降生说起。

2008年大年初五,妻子何龙会怀孕仅七个月,就被紧急推进产房。何烈胜是教师出身,在名校执教七年后,转而下海经商。十几年的奋斗与忙碌,直到40岁才初为人父。中年得子,虽然妻子生产不顺,何烈胜仍然兴奋地准备着红包和喜糖,他已在脑海中勾勒出儿子聪明又可爱的模样。

然而,看到儿子的第一眼,他的心却掉进冰窟窿, “孩子完全不是想象中的可爱模样,脸扁圆得像个橄榄球,满脸皱纹。”这个不足4斤重的早产儿,患有多种重大疾病并发症,一出产房,就进入了新生儿病房——浑身插满管子,在保温箱里住了两个月。

何烈胜说,儿子一度被医生诊断为“疑似脑瘫”。面对这个晴天霹雳,他请教很多专家,想方设法让孩子恢复健康。

最后,他打算按自己的方法来。不顾全家人的阻拦,出院后不久,何宜德被他丢进温水里“游泳”。当天,儿子哭了一整晚,还拉了稀。第二天,他买来的充气游泳池就被家人藏了起来。何烈胜心里也为儿子的反应犯嘀咕,可还是狠下心来,坚持让儿子戴着游泳圈,泡在水里。

出院后,幼小的何宜德被父亲放进游泳池

何烈胜常常回想起自己被亲戚严格训练的童年。曾有人狠心地逼着他每天晨跑、练珠算、写大字、画画。当时,他又累又恨,如今反倒心存感恩。这段经历让何烈胜相信,在孩子意志力薄弱的幼年,家长的“逼”是必须的。

从每天10分钟加长到20分钟、40分钟,6天后,儿子看起来渐渐好转,不再哭闹,脸色也开始泛红。这让何烈胜信心大增。几个月后,他决定给泳池降温,理由是“冷水能刺激大脑”。尽管再次遭到全家人反对,可他不为所动,从充气游泳池到婴儿游泳馆,何宜德每天游泳的水温逐渐降低到24℃。

何宜德正在做泡冷水训练

何宜德长大一点,何烈胜带着儿子一起冬泳,目的是从锻炼身体转向磨炼意志,“让小孩子吃点苦,以后才能勇敢面对风雨。”

从何宜德能下地走路起,何烈胜就不许别人搀扶他,哪怕儿子走得跌跌撞撞,摔得鼻青脸肿。何龙会记得, 儿子一岁多时,就因为走不动让自己抱了一下,便被何烈胜惩罚,绕着小区走5公里,最后,儿子腿痛得要爬台阶回家。

为了给儿子找苦头吃,何烈胜一直“不遗余力” 。比如,在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 让游泳教练想办法在水下把儿子搞抽筋;要求帆船教练在儿子单独驾驶帆船时,将他弄翻船;在儿子练习溜轮滑时,突然在背后推他摔个大跟头……

于是后来,又有了何宜德雪地裸跑的一幕。

2012年除夕,暴雪袭击美国纽约,清晨气温骤降到零下13℃。何烈胜心生一计,想让儿子以特别的方式迎接新年。用乳酪蛋糕作为奖励, 他劝说不到四岁的何宜德在跑步中脱下了外套。踏着20厘米厚的积雪,仅穿一条短裤的何宜德冷得直打哆嗦,带着哭腔央求“抱抱”。何烈胜却铁着心,催促儿子跑完才能回家。在他的要求下,何宜德还赤裸着身体扑倒在雪地里,做了个俯卧撑。

从此,何宜德在公众视线亮相,被网友称为“裸跑弟”,何烈胜则被冠以“鹰爸”的名号。网友指责他,对孩子进行残酷的体能训练,是“拔苗助长”。

—13℃,何宜德在雪地裸跑

两张面孔

父亲有时就像身后追赶着自己的老虎,何宜德觉得,“一旦慢了就会被吃掉。”

“有时,我越害怕什么,爸爸就让我做什么。”何宜德记得,有一次,全家人在天目湖水世界玩,自己看到一个六七十米高、近90度垂直的长滑梯,便脱口而出:“从那滑下来肯定要吓死了”。结果,“爸爸就一定要让我试试。”

“为什么要让我做,又没有什么意义。”有时,何宜德对父亲心生厌烦,可又不敢表达出负面情绪,“他会做出要打我的样子,很凶地说,快去!”

何宜德说,父亲没有真正打过自己,但对于生气的父亲,他打心底害怕。“比如,带我跑十公里时,他总是会在旁边催我,喊着‘快一点!你比上次慢了!’” 何宜德说,自己的劳累不来自于跑步,而是父亲的催促 。

为了缩短儿子花在应试教育上的时间,何宜德四岁时,便被何烈胜送进小学旁听。在南京市中小学生学习力研训中心专家的建议下,他对儿子采用了独一无二的教育方式—— 上午上小学一年级,下午上幼儿园小班。以此类推,何宜德5岁同时读小学三年级和幼儿园中班,6岁同时读小学四年级和幼儿园大班…… 随着高年级和低年级课程的交叉学习,何宜德 9岁便从小学毕业。

但这样的上学方式曾令何宜德恐惧,害怕老师和同学嘲笑自己,“有人就笑话过我,‘这么小年纪,还上高年级,考试这么破烂,拉我们平均分’。”

起初,对于父亲提出的自考大专,何宜德也是拒绝的,“我觉得太难了。”为了鼓励儿子,2017年4月,何烈胜与儿子一同报考南京大学销售管理专业专科。考过两门课后,何烈胜反而由于时间匮乏等种种原因,放弃了陪考。他自愧不如,何宜德反倒松了一口气,“我爸在旁边一起学习,我就有一种紧迫感,会特别紧张。”

身为上世纪90年代辞去公职、下海经商的第一拨挑战者,经历过数次破产与东山再起,何烈胜的字典里从没有“不可能”三个字。在儿子的教育上,他更是打算将这三个字踩在脚下。

何宜德曾在日记里写, “如果我有魔法棒,我希望把爸爸变得温柔一点。”

脱离学习和训练,父亲在他面前呈现出另一副面孔。这时候的父亲,不再是“鹰爸”,会陪自己玩耍、踢球、看电影、走遍各地旅行,笑着逗自己开心。

学习和训练之外,父子俩一同去动物园

52岁的何烈胜如今经营着一家拥有数百员工的企业。过去的11年,小到体能锻炼,大到远足探险,他始终陪伴在儿子身边。这个曾被网友声讨抨击的“狠心”父亲,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柔软时刻。

2岁起,何烈胜就带儿子爬山,却常带他坐缆车下山,因为“下山伤膝盖。”一次,由于山上的缆车维修,何烈胜便从山顶将儿子一步步背下了山。

4岁时,何烈胜要求儿子独自去地铁口卖报纸,自己则躲在周围,远远地观望。 6岁时,耗时10天,他们父子俩一同徒步穿越罗布泊。 途中,每走三公里,何烈胜便按摩儿子的膝盖和脚,防止他受伤。

4岁的何宜德独自在街头卖报

2013年,何宜德被父亲送到河北参加飞行培训, 在教练的陪同下,5岁的何宜德驾驶飞机飞上105米的高空。 何烈胜回忆说,那天,当飞机消失在晚霞的余晖里,自己心里咯噔一下,也很担心,直到35分钟后,远处再次响起飞机的声音,他心潮澎湃。

何烈胜陪同儿子驾驶飞机

10岁,是何烈胜为父子关系设定的一个分水岭。前十年,他认为孩子没有足够的心智自己做正确选择,要严格按照他的规划往前走;但十岁以后,他允许儿子独立思想的介入。现在在生活里,何烈胜开始听取11岁儿子的想法 。有时晚上,他会特意问何宜德想去哪儿,带他出去玩。

两种试验

过去11年,何宜德一直在父亲为他设定的道路上狂奔。面对何烈胜为儿子打造的加速人生,何龙会却充满无奈。

不同于丈夫对效率的执念,她是个慈母,她更希望给孩子一个宽松而快乐的童年,但有时何烈胜却不让她插手。拥有截然相反育儿观的夫妻俩,为此争吵无数。

何宜德获得全国素质体育机器人邀请赛3D冠军

2014年3月的一个周末,眼看雨越下越大,何烈胜却执意带着6岁的儿子,跳进水温只有10℃的紫霞湖游泳。冰冷的湖水深得探不到底,何宜德害怕地大哭起来。看到儿子胆怯,何烈胜反而拿走儿子的游泳圈。

这让站在岸边揪心观望的何龙会忍无可忍,“看着儿子受苦,太心痛了。”

由于教育观大相径庭,积压了多年的矛盾再度被点燃,一气之下,何龙会向何烈胜提出离婚。

此后,经过调解,两人才各自退让一步,最终达成协议——何烈胜负责教育儿子,何龙会则教育小四岁的女儿何宜静,双方互不干涉。

何宜德一家

“她对孩子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宠得孩子都不听她话。”何烈胜看不惯妻子的慈爱。他举例说,每当女儿吃馄饨时,妻子会再多要两个空碗,把热馄饨夹到空碗里吹一吹,再到另一个空碗里放一放,才能放心地给女儿吃。

在何宜德眼里,母亲则总是偏袒妹妹,“有时,妹妹抢我的东西吃,我不给妹妹,妈妈反倒来说我。只要我和妹妹争吵起来,不管谁对谁错,她都会批评我,很不公平。”

只是,仅从这个阶段的教育结果来看,如今7岁的何宜静,显得懒散而急躁,何烈胜认为,女儿“脾气霸道,不爱学习,学识、智力发展都不如同期的哥哥。”何龙会也坦承,女儿不太听话,“她获得了一定的自由,但她失去的似乎多于她所得到的。”

这些年,目睹儿子身体的变化和取得的成绩,何龙会逐渐从坚决反对,转变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奈之下,何龙进一步同意放权给丈夫,让女儿也适度接受“鹰式教育”。

半年前,在“鹰爸公学”,何烈胜为此特意组织了一场交接仪式。女儿站在中间,夫妻俩分立两边,他郑重地将何宜静从妻子的一侧拉到自己身旁。在何烈胜看来,这是自己对抗传统固有教育思维的一场胜利。

父子俩在考场击掌

更大的胜利当然来自12月初,何宜德自考大专毕业审核通过。何烈胜沉浸在儿子大专毕业的快乐中,兴奋了整整一周,反复地对妻子说,“你看,儿子多厉害!”

何宜德同样很开心,因为“终于考完了”,他获得暂时的解脱。眼下,他还在依照父亲的期盼,攻读自考南京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本科。目前,他已经通过9门课。

如果顺利,明年4月,12岁的他或许能拿到大学本科毕业证。

尊重教育规律

不过,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这种快速通过自考获得大专、本科文凭的“育儿模式”,并非个性化教育探索,而是对孩子进行拔苗助长的功利教育。

“如果只从获得文凭的角度看,如此快速获得文凭,显然是‘早出人才’,这也一定程度迎合社会某些人的成才观。然而,教育的目的不是让学生获得一纸文凭,而是要让学生有完整的教育体验,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健康的身心,为未来的人生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对于基础教育,尤其如此。”熊丙奇说。

他分析称,民间的教育实验,都以不满意体制内教育为出发点,然而,具体观察教育实验,有不少比体制内教育更功利。比如,有的“教育实验”认为体制内学校教育唯分数论、唯升学论还不够,还要学与获得文凭“无关”的课程内容,导致培养周期太长,可以有更快的方式拿到文凭。

考虑到对教育的认识各不相同,熊丙奇认为,我国需要对“在家上学”进行立法,明确界定在家上学的形式、师资、教学内容、质量评价等。也就是说,“任何个性化的教育探索,都必须有基本的教育底线,坚持基本的教育规律。教育的过程是不可逆的,不能随心所欲地对孩子进行实验,更不能把自己的功利教育观,强加到孩子身上。”

破坏规律会让孩子物极必反

1978年3月,中科大少年班正式成立,这个班里的都是各地的神童,其中最出名的要数 宁铂、谢彦波、干政 三位少年。

宁铂 有多厉害,他从小智力超群,在诗词、围棋、医学等众多领域都有所长。他的出现直接促成了中科大少年班的成立。19岁便成了全国最年轻的讲师,本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但宁铂过的并不开心,甚至在他看来中科大度过的20年甚是煎熬。1998年,他参加了一集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关于“神童”教育的讨论,这位被追捧多年的神童,对所谓的神童教育表示质疑。

谢彦波与宁铂是同学,比宁铂还小2岁,他11岁读中科大,15岁读硕士,18岁读博士。也是一位智力超群的小神童,博士还没读完,便去普林斯顿大学,跟诺贝尔奖获得者安德森做固体物理理论工作。回国后,接受了近代物理系教师的工作。

干政,2岁半时已经能够背诵30多首毛泽东诗词,3岁时能数100个数,4岁学会400多个汉字,5岁上学,6岁开始学习《中医学概论》和使用中草药,8岁能下围棋并熟读《水浒传》。《神童的故事》一书中有一则“干政切瓜”的小故事:干政当年在见少年班的招生老师时,老师问他,对一只西瓜横竖各切多少刀后会留下几块西瓜?(这个数字一直在增加)当时只有12岁的干政每次都能对答如流,招生老师惊呼这就是个天才。

这样一群世间少有的“神童”,后来都怎样了呢?宁铂于2003年毅然出家,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据传已于2018年还俗;谢彦波因不会与人相处,与导师安德森闹翻回国,留任中科大;干政由于找工作受创,据传罹患精神类疾病,与其母亲一起生活。

教育家卢梭曾说“教育要顺应孩子的生长规律”。什么是孩子的生长规律?不超前、不滞后,不在孩子适当的年龄做超出孩子能力范围的事情。比如,6岁前的孩子不顾孩子的各种敏感期,让孩子死记硬背唐诗、宋词、公式等,这何尝不是一种教育浪费呢?家长一味的求快、超前,只会让孩子不堪重负、物极必反。

虽然“鹰爸”的教育并不值得提倡,然而纵观“鹰爸”的教育中,我们发现有几个可取之处是非常值得家长们学习的:

一、家长的全心陪伴

最好的教育,就是爱的陪伴。为了儿子的成长,何烈胜把工厂交给别人打理,一心一意扑在孩子的教育上,正是父亲全心全意的陪伴,多多才能一直坚持,一直努力,成为今天的多多。

0-12岁是父母陪伴教育孩子的“黄金有效期”,尤其是0-6岁,是孩子性格形成的关键期。而父母的陪伴,将为孩子的智商、情商发育,打下坚实的基础,高质量的陪伴,助于父母和孩子相互得到精神上的滋养,建立良好的互动,建立亲密融洽的亲子关系,为孩子未来的成长打下坚实的基础。

可以说拥有父母高质量陪伴的孩子,会更自信,更乐观,安全感更强。

二、拥有强大自制力的孩子不容小觑

多多小小年纪,能坚持锻炼身体,能日复一日坚持有规律的生活和学习,说明孩子的自制力是非常强大的。

尼采曾经说,“自制即控制自我。也就是说,你要抵制盘踞在心中的欲望,不被欲望所左右,成为自己行为的主人。”

拥有强大自制力的人,懂得克制自己的欲望,时刻规范自己的行为,他们自律,坚韧,不会被困难打倒。可以说自制力强的人,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然而大多数人的自控力并不是与天俱来,需要从小习惯地培养。所以家长要注意培养培养孩子的自我控制能力。

1、教孩子设定目标,鼓励孩子完成目标

2、用合理清晰的规则标准引导孩子,譬如肯定鼓励

3、教会孩子学会克制自己的不良情绪,修正不良行为

三、良好的学习习惯受益终身

俞敏洪曾经说过:一个人之所以优秀是因为有优秀的习惯。良好的学习习惯,比勤奋和努力更重要!

学习管理老师项老师评价,多多的自律和定力,远胜于同龄人,甚至超越了很多成年人。他说多多从小就接受“鹰式教育”,久而久之形成了条件反射,也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

好习惯,终身受益,坏习惯,终生负累。然而好习惯的养成源自日复一日的坚持,源自细微之处的累积。

作为家长,尤其是低年级孩子的家长,应该更注意培养孩子的学习习惯。学会从细微处入手:写作业快速整齐,养成检查作业的好习惯,每天复习预习的习惯,学会整理错题的习惯,学会归纳题型的习惯等等。

养成好的学习习惯,随着孩子长大,孩子的学习也会变得越来越轻松。

4、让孩子学会制定目标

何烈胜对儿子的规划非常清晰,什么时候通过考试,什么时候拿到学位,包括未来的目标,在制定好目标和计划之后,带着多多按部就班地一件件完成。

孩子成长的过程中,非常需要目标和计划。有了明确的目标,孩子才不会茫然,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才能在成长过程中有动力,在日常生活中产生约束力。

家长要帮助孩子制定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然后再将目标分解,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去完成。让孩子体会目标实现带给自己的快乐和满足感,从而增加孩子的动力和自信心。

多多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他有其特殊性,这种极端的“鹰式教育”也并不适合所有人,即使是何烈胜,也说:“我们家这个教育模式,只能针对多多本人,因为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一个特点特长。”

所以作为父母,切不能一味地照搬他人的模式,父母应该明白每个孩子都是不同的独立个体,有不同的个性特点,你需要做的是,找到他人教育中优秀的部分,根据自己孩子的特点,正确地引导和帮助孩子,让孩子成长为更优秀的自己。

半岛新闻综合整理;素材来源:钱江晚报、中国青年报等

猜你喜欢